冷酷无情萧三岁

【语C群宣】明星大侦探

明侦是什么样的?

  是在欢声笑语中领悟自我,在层层探索中找寻真相?又或者是在阖家欢乐中真心相待,在祥和温馨中暗藏杀机?你想要的明侦,都在这里。

  MG岛历经四年风雨,始终相伴。近日再次对外开放移居申请,欢迎同样坚守初心的伙伴加入共同建设MG岛的美好未来!

   MG岛情人节特殊活动:末日危机

(P.S.不开NPC『包括白首富』、不开《我是大侦探》、不开第七季、不开名学,开放助理皮)

【游猫】冬夜

  第五小镇街头的第一家酒吧总是最热闹的,即使在严寒的冬天也不例外。古老的壁炉中,炭火在其中燃烧,时不时炸开一两点星火,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整个屋子不小的空间接纳了很多镇民。在这个酒吧,拥有投屏可以观看到小镇里举办的所有比赛,它也成为了镇民们冬季最爱光顾的地方之一。


  沐木跟游戏,一个今日无赛程,一个坚决不打比赛的自由人,两个不约而同的来到酒吧集合看今晚GR的小组出线赛。在尚未磨合到位的新队面前,GR这种老牌队自然太有优势。虽说过程有些惊险,在第三场上半局皮皮限拿到四杀后,下半场无疑就成了GR人类的娱乐赛。胜局已定,沐木也压根没太紧张,呷口面前的果汁准备开始复盘。


  “我觉得他们要是不抢机可能有一点点机会三跑……欸欸欸你去哪儿啊游戏?”


  “我去接人——”


  游戏已经迅速穿上大衣,戴好手套推开酒吧大门,回头朝他远远回答,随后转身淹没在风霜中。


  游戏赶到的时候比赛正好结束,好友们朝这边有说有笑地走来。最右边的那个人兜中还鼓鼓囊囊塞着什么东西,看形状大概率是某功能型能量饮料。游戏还在双手插兜偏头眯眼打量,那群人也看见了他,最中间的蓝发青年笑着朝他挥挥手。


  “哟,这不是戏总吗,来接你家猫回家?”


  游戏目光扫了猫子一眼,见对方朝他眨眨眼后准备开口,蓝胖子旁边的马克伍六七倒是开始了一人一句的叭叭。


  “那必然是啊,哎呀有人接就是好啊。不像我,我只会和皮皮一起回家。”


  “我觉得我有被扫射到啊kr。”


  伍六七猛的止住话头,探脑往游戏背后看去,像是在问游戏又像不确定地自言自语。


  “哼哼呢……他说好要来接我的。”


  “伍六七你放心好啦,听沐木说他被六哥抓去练冒险家了,来的时候我看他在超Q那买红薯呢,你再等等。”


  游戏好心帮他解答了疑问,伸手颠颠已走到身边的猫子口袋,果然是两听饮料,在被人拍开之前迅速收手,把系在脖颈处的围巾拆解掉一半给猫子圈上,竟然也绰绰有余,只不过需要两个人走得紧凑点罢了。游戏摘下手套塞进右边口袋,顺势牵着猫子的手揣进左兜中,跟其他几个人打过招呼后就先行踏上回家的街道。


  路面的积雪已被清扫干净,两人索性在街上闲逛。猫子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扯扯红围巾,还是没有把它解下来,五指收紧游戏把自己扣住的掌心嘀咕。


“哪有这么弱啊,我猫某人强得雅痞。你看今天最后一场没有,天秀好吧。”


  游戏踩在石砖上走得很慢,牵着猫子大跨步将雪地靴踏在地面。浸润暖意的目光看向他,带着笑回答,说到最后一句时压低声音凑人耳边低声。


  “那我错过了老猫子的高光时刻哎,那只能看看有没有重播咯。不过也很正常嘛,GR牛批,这都打不过的话,回家种地去叭。不过你们既然都打完了,那今晚……”


  “咳,可以哈,但是今天我要吃猫戏,你也要给我吃。”


  “嗯?换个姿势的意思嘛?╰(*´︶`*)╯”


  “……%*#的狗游戏……!”


  墨青色的天空又下起了雪,纷纷扬扬地撒下,仿若漫天星光落于尘间。两旁商店玻璃橱柜中散出温暖的光,雪投入路灯中拉长靠在一起的身影,万籁俱寂的街道上也只听得见雪花寄出的絮语。路还很长,要两个人才能一起走下去。

【游猫】玫瑰庄园

  灵感来源如下↓

  我的院子里有四万万朵玫瑰花  每一天清晨/我捧一本书坐在院子里/路过的人/都会称赞我的玫瑰/也有想折去一两朵的/我通通不理不睬  直到有一天你来/笑眼眯成月牙问我/“看的什么书呀?”   我就知道/这四万万朵玫瑰通通是你的/连我也通通是你的




  每一个屠皇都有属于自己的庄园,由欧利蒂丝庄园主赞助提供。但面积太大疲于打理,再加上自己的特殊物件会被人类看到,从而对打法做出警惕,因此大多数屠皇都不会刻意装扮自己的地图。当然,有些人除外。


  出生在角落的沐木一进庄园就嗅到了扑鼻的花香,系统转动视角时,围墙下一排错落有致盛开的玫瑰映入眼帘,墓碑上也缠绕着藤蔓作为装点。他当即下了判断,跑向最近的板子后跟蓝胖子骂骂嘞嘞。


  “黑白黑白,又是游戏那个骚东西。”


  下一秒,提着伞的屠夫应声而至,带起的劲风从地面卷飞一团花瓣漩涡,噙着狡黠笑容的人现出身份。


  在众人眼中,玫瑰未免过于俗套,不过是节日中哄情人的手段和礼物罢了。游戏却不以为然,万千花种,他唯爱玫瑰。他甚至用了一个赛季的时间在庄园不会碍于对决的地方都培育下花苗。那个时候,如果有人问起游戏的下落,他的那群在酒吧中享受空闲生活的好友总会不约而同的回答——他改行当园丁了。


  总归,这几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在游戏热情的邀请下,大家来到庄园欣赏一簇簇的玫瑰在庄园圈出新的边界,放眼望过去红得滴血。花香与绯色晕染,光影错乱,熏得人仿佛下一秒就要陷入其中。游戏晃晃铃铛,端着餐盘示意他们来品尝刚烤好的玫瑰饼。


  从此游戏的玫瑰庄园变成为第五独特的风景之一。比起隔壁A姓屠皇挂满星星,Q姓屠夫挂满可爱多的庄园,玫瑰似乎显得更浪漫一些。有人会为玫瑰的美丽试图偷摘一朵带出,但总是会被花茎的刺扎破手指。最终被气势汹汹飞来的游戏猎杀送上狂欢之椅;也有人跟他借用玫瑰教堂来完成婚礼,一向大方的游戏在这次却摸摸头顶鹿角,略带歉意地解释,这片庄园在等着他另一个主人到来。大家都表示理解,也真心希望游戏能找到那个人。毕竟一群人出去,Alex有胖子,欲为有沐木,皮皮有马克,而游戏就是当中最靓…最亮的仔。


  直到有一天,一位从未见面的少年闯入,坐到了游戏的椅子对面。橙色连帽衫着深色外套,即使是初夏也穿了两件长袖。兜帽下隐约压出两只猫耳的形状,头戴耳机挂在脖颈。少年嚼着口香糖漫不经心撑在长桌桌面,似乎对胜局的到来成竹在胸。


  难得排到新来的,大多数不是唯唯诺诺就是狂傲自大,当然结局都不会太好就对了。这个人,好像不太一样。游戏轻轻抚过伞柄,饶有兴趣勾起唇角。结果那一局,宿伞被羸弱小特溜五台,最终将他一个人留在了庄园。游戏把人熟练捆在椅子上,长伞横向抵在他细白脖颈处,比往常多了些力道。他紫色瞳孔中闪烁着光与那个人淡漠的双眸对视,第一次有了些气急败坏的情绪,又孩子气的将心爱的伞扔进花丛中,叉手看着已经上天,只剩下火药残留的余烬自言自语。


  “你不想留,我偏要你留。”


  直到晚上游戏坐在聒噪的朋友身边安静看书,脑海中也一直回想着今天唯一输掉的那局,完全看不进任何东西。他一边懊恼着自己的轻敌,一边又在思索着那个少年的思路与想法。直到蓝胖子搂着人闯进他的视线。那个人似乎不太适应周围陌生的人群,局促扫过一圈看到游戏,僵硬的表情终于裂开缝隙,轻呼一口气朝人摆摆手。


  “你是游戏吧?

    我是猫子,新来的。看的什么书啊?”


  很久以后,游戏才知道,自己庄园里的成千上万朵玫瑰,通通都是眼前这个人的。

【24:00/欲沐】帮帮

  上一棒:@某鸽零泠 

  下一棒:没有啦——


※祝大家圣诞快乐!

※拍砖请温柔XD




  沐木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猫。

  他睁开眼,有些茫然地环视了一圈周遭的陌生环境,发现目光所及视线比平常低了许多。他低头打量自己,翻手盯着自己栗色毛发与粉红色肉垫陷入沉默。紧接着,一阵脚步声从过道由远及近,转角紫发红瞳的男人出现走来蹲下,沐木眼瞧着这个人抬起手轻抚他的脑袋,一如既往地对他碎碎念,语气满是熟悉的温柔。

  “醒了?那个,我出门的时候发现你在门口毯子上睡得正熟。不介意的话在我家住上一阵?”

  是欲为。

  沐木怔愣盯着欲为,半晌,才温顺地用脑袋主动蹭了蹭他的手心。

  ——好。

  “喵。”

  小沐木喜欢欲为。但这过于私密,圈子里就只有几个和他亲近的人才知道的秘密。即便是当年他们俩的cp被炒的最火的时候,小沐木也将这份情愫深埋于心,不曾明说。而自从所谓解绑之后,他俩的联系也渐渐减少,只有偶尔想起来的几句问候与聊天。更别说直到年初欲为退游的消息传开之后,他也只是给欲为发去了一句祝福,紧接着很快地收到了欲为的答谢回复。再然后,俱乐部的固定作息与高强度训练,让沐木应接不暇,也再抽不出多余时间偷偷去欲为直播间看几个小时了。直到沐木以为以后会再无交集,但此时此刻,欲为就在眼前。

  看来还没睡醒。不过,这是一个美梦。沐木迟钝想到。

  于是这天欲为家里多了一只小猫,这只猫对他的居住环境感到十分好奇,上蹿下跳的身影也为这个独居的房子带来了些许活力。晚上欲为坐在电脑前时,沐木以为他要开播,便跳到桌面寻个落脚点端坐。随意地扫了一眼欲为的电脑桌,沐木发现电脑屏幕旁有个被反扣住的木质相框,还没来得及探寻。正在他神游天外猜测着相框内容的时候,却看见欲为驾轻熟路打开电脑点进官方直播间,而画面则是他们如今正在为季后拼搏的秋季赛。

  “喵……”

  小沐木一时竟然不知道是应该震惊欲为在看退游的比赛,还是震惊如今电脑中正在直播的比赛。他用身子挡住了大半电脑,凑近屏幕看了看右下角,发现日期跟他昨晚半夜临睡前看的时间重合到一块儿。

  是个der的梦。

  沐木还处于懵逼状态,便被欲为抱起来搂入怀中。再艰难探出头趴在桌沿时,画面已经转到求生者出场。出镜的不是已经改名成Weibo的ACE队员,而是他们GR的人,一个个出现在赛场上。

  伍六七……马克……橙崽……空酱。

  没有看到自己的身影,沐木松口气后又将心悬了起来。他们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连平日活跃气氛先锋伍六七也无精打采了很多。所以……

  “怎么没有看到沐木啊…备战间也没有。”

  当然看不到。灵魂互换了吧,说不定过段时间就传来“第五人格职业选手小沐木因压力过大转入精神病院”的消息了。沐木在内心咆哮一万句,听见欲为传来的疑问,放弃挣扎般将下颌抵在桌面默默崩溃吐槽。而如果把他现在的语言翻译过来,一定是满屏要被后期哔掉的脏话。忽然沐木的脊背传来欲为掌心的温热作为安抚,沐木身子一颤,差点要跃到地面躲开亲密接触了,但还是忍住最开始的不适应,然后逐渐安分下来趴回他腿面。欲为环着猫咪直接打给在后台的蓝胖子,开门见山地问着沐木的下落,而电话对面的人竟然听不出一丝意外情绪,反而像早知道会接到这个电话。

  “喂胖子,沐木生病了吗?”

  “……”

  从两人电话中的交流,小沐木得知他们是早上才发现他一直处于昏睡中,发现叫不醒之后,他就直接被抬进医院靠仪器吊着了,也不知道何时才会醒来。这件事被暂时被压下,除了GR内部队员没告知任何人,但如果他一直不清醒过来的话,恐怕很快消息就会散布开来。

  但胖子为什么会告诉……?

  沐木有点不太明白,另一边欲为听到消息后好像反应有些太过激烈了,他一个猛地起身差点把腿上的沐木甩到桌下,表情也变得慌乱,听着胖子说话,一边扶紧桌沿欲言又止。为什么欲为会如此在意?沐木心底有一个微小的念头迸发出萌芽,渐渐在心里盛开绽放成花。房间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他们都清晰听到蓝胖子略显疲惫的声音传来。

  “欲为啊,不要等到永远失去才知道后悔。”

  这句话也是说给自己听的吧。沐木歪头看着欲为将自己整个人陷入了椅子中,仿佛是把刚才想说的话都化作一声叹息。他展臂将桌面盖住的相框翻开,指腹轻轻摩挲着镜面。这下用不着沐木特意去探索,他就已经看清楚了相框中的照片。那是他们当初的某张合照,照片中的两人都笑的灿烂,而照片最下方卡着一张纸条,上面写道:

  “那是我最美好的夏天,遇见了最心动的少年。”

  欲为似叹息一般轻轻说:

  “……其实那些年看似无意的'娇妻’都是奔着未来去的。”

——————————————————————————

  欲为订机票和走时都局促匆忙,却也没有忘记联系朋友来帮他喂自己的猫。沐木趴在临时用软垫搭建起来的小窝中,眼皮子也越来越沉,终究迷迷糊糊睡去。待到他再次醒来,耳边医疗仪器的声响清晰可闻,夜晚的环境让他有一瞬间的晃神。喉咙干燥得发不出声音,指尖微动,手背上好像还打着吊针。他偏移视角,窗户边陪护沙发上蜷缩的人影进入眼帘。

  投入的月色正好,斑驳光影映在他脸庞。过去迷失得太多。好在如今,眼前人是心上人。


关于蓝胖的火漆印象。

昨晚的水牛胖

本来看胖子开播,出于好奇的我进去点开看看,发现是开摄像头的直播。为避免牌子掉没,我扔了虎粮准备关直播睡觉,毕竟虎粮好像主播一般也不会感谢。

然鹅,我们蓝总准确无误的捕捉到了我的ID,并大声叭叭出来。

“感谢,小沐木吃糠——的虎粮!!!不是说给你听的啊,是说给沐木听的。”

我:???Fine,我是一个小工具人。

【蓝沐】一组伪手写,喜欢的可以抱走哦

【蓝沐】光

  “他把自己活成了一束光,我靠近他,就是靠近光明。”

  沐木抓着手机低头趴在电脑前,故作镇定顺过旁边的纸巾胡乱擦去屏幕沾的汗渍,或许更想擦掉游戏中的那景象。可惜对面那人笑声持续在耳旁输出,连F对他的调侃也淹没在一声声鹅叫中。沐木只能又将身板压低一些用电脑屏幕挡住脑袋,不去关注对面人戏谑的目光停留,穿透灼烧自己的面颊。画面中他操控的先知生怕修机受伤,毫不犹豫给自己套上了一个绿圈。暗自庆幸这把是四位熟人不用秒退赛后,沐木走神几秒去想,如果是他和胖子双排,出现这种下饭操作反而不会让他如此窘迫到沉默的情况。

  直到深夜训练结束上床休息,沐木缩在床边照例开始乱七八糟的想些有的没的,顺着记忆小船在脑海荡漾开始分析,安抚自己就当是催眠效果。 之前听胖子说……他好像是金牛座来着?沐木多多少少信一点星座,作为处女的他就是一个慢热型:网络上直播认识的同事再多,放在心上的也就几个。蓝胖子和自己不一样,爱热闹又仗义的他仿佛跟谁都能熟络。无论作为朋友组织大家线下聚会,还是作为战队队长对外的客套交际,胖子基本上都能做到无可挑剔。就像那次六哥在直播间吐槽那样,胖子就跟个交际花似的,跟谁都能熟。沐木作为之前双排几年的队友,再到之后顺理成章成为男友,自然在一众好友中陪在胖子身边最久。这样看来打一开始,胖子就如同耀眼阳光,吸引着他去靠近,渴望汲取其中温暖。现在的生活,也是他想要的,平静而美好。迷迷糊糊中,房间大灯熄灭,随即有人拉开蚊帐挤进狭小空间。

  蓝胖子用一盒好烟和今晚苹果手表的使用权和经理达成了今晚的py交易。瞩目两人咬耳朵的伍六七好奇,嚷嚷两声试图融入,却被蓝胖子笑着搪塞过去,又不知从哪摸出另一包烟把他拽去阳台,搭在栏杆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两点星火在夜中显得尤为明显。不知不觉就聊起当年的事,胖子提起沐木,声线中都染上明艳的笑意。

  “沐木那时都还没成年好吧,又皮又憨批。虽然游戏里稳如老狗强得雅痞,但大家都把他当小孩宠。那时候我不是喜欢一部番嘛,跟他叭叭来着。本来想着他不感兴趣,结果没几天他竟然也能跟我搭上几句,后面才知道他熬夜追完了敲……还偷偷买角色的手办直接寄到我家,保密工作做的是真滴好……我俩?就互相举报嘛,那时候正缺双排队友呢,他来问我要不要一起。没想到这么有默契…哎可能这就是缘分吧。很多时候他都能get到我的点,然后我就会想,‘哇小沐木是专属于我的光吧,不然怎么能这么懂我’。如今过了许久,我的预感也确实没错……”

  夹在两指间的香烟燃尽,絮叨也恰好画上圆满句号。蓝胖子呼出最后一口烟雾,拍拍手和兄弟道别回到房间。抬首瞧眼,上铺并未见到爱人,想必是躲在自己下铺。胖子拉灯钻入蚊帐,果不其然捕捉成功。

  沐木被揽进温暖怀抱也自觉贴近,睁眼兀的撞进双盛满星河的眼,笑盈盈的瞧着他。

“还没睡着啊?想啥呢?”

 

“想特么为啥今天那只鸟没甩你脸上呢。”

  沐木眯眸打个哈欠,安逸被胖子抱着,歪头抵脖颈处闭上双眼胡侃。却不料被胖子抱得更紧,手也不安分起来,撩开沐木睡得凌乱的睡衣往里凑。额头触及柔软唇面,凑到沐木耳边轻轻呼出热气,字句中拨弄着他的心弦。

  “我跟经理说好,今晚不查我们房间好吧。你现在可以把鸟甩给胖子了,我急用。”

前几天的F发言

沐木:你们永远无法体会到每天一打开眼罩第一眼看到的人是f,要不就是经理。

法法:哎哟,你要看谁嘛?你想看谁嘛?想看哪个漂亮的小姐姐?看…看蓝天鹅吗?

沐木:我他喵看蓝天都有点费劲。

法法:蓝天鹅,蓝天鹅!

法法,带粉头【doge】

看我在考试的考场中发现了什么宝贝!!